您现在的位置: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 园丁风采 > 名师工作室 > 张慧 > 正文内容

社区生鲜菜摊连锁将现沪上30分钟买菜圈进一步缩短br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6-24 浏览次数:

   疫情之后,很多家庭主妇又恢复了买菜的习惯,但是他们的买菜习惯和之前有了变化:他们头一天晚上在网上付好菜钱,第2天在小区门口就能拿到前一天预定的各种新鲜的蔬菜水果。 闵行某小区的生鲜服务群,每天15点后就开始热闹起来:群管理员发布最新活动公告:明早7点,小区门口广场线下新鲜农产品将送到:仙居杨梅、五芳斋粽子、阳山水蜜桃、梅花大排到了。

   群友则纷纷留言:“仙居杨梅要两盒”、“特价粽子别忘了给我留一份”、“宁德大黄鱼一箱”……小区居民在群里留好言、付好钱,第二天一早就能在小区门口拿到各自预订的农产品。

   这就是出现在上海的又一种社区生鲜销售新模式——社区生鲜菜摊。 记者获悉,社区生鲜连锁平台在各个社区内摆菜摊,每周在各个小区里巡回设摊,通过“线上预定+现场销售”的方式,把新鲜蔬菜、时令水果、肉蛋禽类和海鲜水产等送到居民家门口。 目前,“好菜摊”已经与全市70多个小区签约,在10余个小区设摊,成为了上海市民买菜的新模式。 在上海,生鲜电商正助推生鲜消费能级提升,一个30分钟的卖菜圈已在沪上形成,上海成全球最便捷的买菜城市之一。 随着社区生鲜菜摊的出现,30分钟的卖菜圈有望进一步缩短,市民买菜将更便捷。 半小时买菜圈形成疫情让上海人的消费模式和消费场景出现了新的变化:居家消费和生鲜到家需求旺盛。

   今年第一季度,上海全市生鲜电商平台的交易额达到了88亿元,同比增加了167%,订单量增加了80%。

   在疫情较为严重的2月份,上海一些主流生鲜电商平台每天平均的订单量达到50万单,生鲜电商助推消费能级提升,一个30分钟的卖菜圈已在沪上形成,上海成全球最便捷的买菜城市之一。

   生鲜电商正成为了竞争最激烈的一个战场,众多的品牌纷纷搅局:以谊品生鲜、苏宁菜场为代表的外来品牌,以盒马、叮咚买菜、本来生活为代表的线上流派,以徐汇铭言、长宁美天为代表的菜场升级,以联华系、永辉为代表的超市转型,以清美鲜食、光明随心订、万有集市为代表的跨界品牌,都在共同打造一个生鲜电商的市场。 据“好菜摊”创始人石一鸟介绍:“在疫情前经营着5家连锁生鲜超市,生意还不错。 今年2月遇到疫情后,由于员工无法返沪导致门店无法开业。

   当时就开始与社区物业对接,组建小区业主群,通过线上小程序订购,再配送到小区。

   2-3月份社区配送业务还是风风火火的,俨然搭上了社区团购的车;可是没过多久,形势又开始急转直下,到了4月,疫情好转后,订单开始明显下滑,每个线上平台都在补贴发红包打价格战,而线下的门店也都是销售下跌。

   绕了一圈后发现,线上也好,线下也好,门店也好,前置仓也好,每一种都有自己的优点和不足。 ”社区买菜三合一模式如今,上海市民的买菜方式更加多元化:去菜场买菜、网上订菜送到家、团购买菜、月订或者年订菜等多种模式。

   对很多小区居民来说,他们希望能在小区门口就能买到菜,农产品一筐筐摆出来,放在小区门口,居民提前网上付好钱,来现场秤了拿走就行了。 各种蔬果也没必要包装起来的,这样价格就能更实惠。

   居民每次来拿货时,顺便看看说不定还能多买几样。 很多小区居民的想法,也让石一鸟有了全新的灵感,把送货变成了销售机会,节省包装和加工环节进一步降低农产品价格。

   于是,在上海很多小区里就出现了“好菜摊”,社区买菜可通过固定一周两次摆摊、“线上预订+小区提货”、现场销售三合一的模式。

   “没想到人们非常欢迎,一大早就开始排队等着我们,半天时间能有两百多位顾客,销售额动辄上万元,每次商品都基本卖光,中午前肯定清空。 大家也都踊跃地加入到小区买菜群里来,会提前把紧俏货、线上专享货通过小程序做预订,也会自发地在群里分享自己的烹饪体验和感受,有不好的也会反馈我们直接快速处理,总之效果非常好。

   ”石一鸟介绍说道。

   菜摊如何和生鲜电商错位建立从田头到餐桌的生鲜供应链,就是一场品牌农业的革命,随着消费观念的改变,消费者对农产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产品可追溯、绿色安全等。

   同时,品牌电商通过品质严格把控、营销方式创新、精细化运营等,也帮助了一些农产品实现了差异化竞争,促进了品质消费的升级。

   在生鲜电商如火如荼之际,社区菜摊连锁真的能够搞起来吗?如何与盒马、叮咚买菜以及菜场超市竞争,获得自己的一席之地?社区销售,都是固定客群,靠的是口碑的信任维系。

   而采购、仓储、配送每一个环节的成本都很高,专业度很强。

   石一鸟介绍说:“我们不仅在一批市场有自己的采购和仓配,而且在崇明、松江等处都有自己独特的特色农产品渠道,也有自己的供应链追溯管理系统。

   所以我们也是在做源头农户、农产品与终端社区、终端消费者的对接。 我们做加盟,就是想从供应链能力上赋能给菜摊这种最小的经营实体。

   ”同时,社区生鲜菜摊,其实就是一个迷你的移动门店。 没有标准化的管理,客户体验就不会好,效率也不会真正提高,最后其实还是赚不到钱。 因此,“好菜摊”一开始就按照打造“样板摊”的要求来规范化标准化运营。 记者看到,“好菜摊”《标准化运营手册》足足20页纸,涉及订货、选品定价、现场陈列、现场道具、人员管理、卫生管理等。

   在现场收银智能终端里,会员、促销、支付,线上与线下是无缝打通的。 消费者曾经买过什么、有多少积分、是否有优惠券可以使用?一打开就能清楚看到。 在“好菜摊”的社区群众,还有线上的小程序,小程序上“线上专享品”专门做了区分,小区居民可以通过小区拼团、量贩低价、预售这些线上功能来购买。 在徐汇一个已开通服务的小区微信群里,记者还看到了群里面还时不时在做新品直播。 面对超级价格敏感者在所有的消费群体中,社区消费群体属于超级价格敏感者,为了1毛钱的差价,他们就可能会奔跑于不同的超市里。

   那“好菜摊”如何以价格优势来吸引消费者?如何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赢得自己的生存空间?记者在一个700户的小区的“好菜摊”采访,3个工作人员干一上午,平均每次销售额大约1万元,毛利润有2500元。

   去掉所有费用和人工,还有盈利。

   而25%的毛利,在社区客户看来,觉得商品25%的毛利,这样的定价觉得商品还是挺便宜的。 对于生鲜而言,库存意味着品质下降、周转变慢、损耗增加,这些都是无形的成本会体现在商品售价上。

   为了降低库存和损耗,“好菜摊”的IT系统会根据历史数据,计算推导出下次订货的数量、品种、价格,再结合现场情况,让每次的销售都实现半日清空。

   同时,无论是线上配送还是门店销售,都有大量履约成本,打包、分拣、配送,或者是上架、下架,这些成本以及相关费用都是巨大的负担。 因为通过“好菜摊”线上小程序提前预订的订单占总销售额30%,这30%的履约是几乎没有成本的,是随车到小区。

   记者看到,在“好菜摊”的小程序里,线上品是榴莲、银鳕鱼、黑虎虾一类贵重、易损耗商品以及整箱汽水这类重货。 石一鸟说:“我们比传统摆摊多了线上渠道,通过线上与线下的分工与整合,实现毛利与费用的更好地分配。

   ”社区会员模式,使得商户和居民建立了信任关系,也使得客单价和复购率远超传统线下渠道以及线上的即时配送渠道。

   石一鸟介绍说:“虽然是小小的菜摊,但加盟宣传刚刚推出不久,就已经有30多个小区以及加盟者联络洽谈。 通过连锁加盟模式、标准化、规范化,让互联网以及现代管理与菜摊这种最小的生鲜形式相结合,来摸索产业升级的新路子,同时也给上海市民的便民买菜带来新的模式。

   ”(责编:陈晨、轩召强)。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